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青少年历史常识必读

本书为了使广大青少年朋友开阔视野,增长见识,本书稿采撷了青少年不可不知的历史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章 春秋时期
章节列表
第二章 春秋时期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春秋五霸
  随着周天子的权力日渐衰落,诸侯国为争夺实际统治权,展开了激烈的较量。先后取得霸主地位的诸侯王有五个,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“春秋五霸”。春秋五霸有两种说法,一说指齐桓公、晋文公、宋襄公、秦穆公、楚庄王:另一说指齐桓公、晋文公、楚庄王、吴王阖闾、越王勾践。
  公元前7世纪,齐桓公领导下的齐国东征西讨,消灭和降服了中原地区的一些弱小国家,国力强盛,确立了在中原地区的统治地位,因此齐桓公被称为春秋五霸之首。
  宋襄公打败仗
  公元前638年,宋襄公伐郑,在涿河之滨与精锐强大的楚军遭遇,一场血战正在酝酿之中,宋军先到一步,已经排成战列,剑拔弩张。
  此时,楚军兵马还在乱糟糟地渡河。右司马子鱼一见,连忙跑到宋襄公面前说:“两军相比,敌强我弱。兵法有云:兵半渡可击之,现在趁楚军立足未稳,我军乘虚猛攻。定能以少胜多,打垮楚军。”
  宋襄公拈着胡须慢吞吞地说:“你急什么?寡人听说有道德的君子不杀害受伤的人,不抓白头老者,不乘人之危,推人于险。楚军还未站稳就打,这违背仁义!”于是就不听子鱼的话。
  没多长时间,楚军的兵马一船一船地登陆,摇旗列阵,喧呼可闻。右司马急得流着汗,苦苦劝谏要大王为人民着想,不要怕什么背义以误国。
  宋襄公不耐烦地把眼一瞪斥责道:“滚回队伍,再说一句就按军法从事!”
  说话之间。楚军战列已毕。宋襄公方才下令鸣鼓出击,只听杀声陡起,楚国大军像山呼海啸一般掩杀过来。宋军魂飞魄散,大败而逃。
  宋襄公在乱军之中P股也挨了一箭。不到三天就一命呜呼了。
  晋楚城濮之战
  公元前634年,鲁国因和曹、卫两国结盟,曾一度受到齐国的进攻,便向楚国请求援助。而被迫屈服于楚的宋国转而依附晋国。楚国为了不让自己在中原的优势地位受到动摇,便出兵攻打齐、宋;晋国以救宋为名,出兵中原。公元前632年,晋文公率军渡过黄河,攻打曹、卫小国,以诱楚军。楚军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,依然全力攻宋。晋文公施用“退避三舍”的妙计,最后双方在城濮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车战。楚军在实力上占有优势,但是由于晋军善于“伐谋”、“伐交”,并在战役指导上采取了扬长避短、后发制人的正确方针,最后终于将楚军击败,称霸中原。
  秦晋崤之战
  秦穆公当上秦国国君后,秦国逐渐强大起来,图谋东进,力图在中原地区建立霸权,但是遇到了晋国的阻挡。公元前628年,秦穆公得知郑、晋两国国君新丧,于是不听手下人规劝,执意要越过晋境偷袭郑国。秦派孟明视等领兵向郑国进军,次年春越过晋国南境,抵达滑。郑国商人弦高与秦军途中相遇,机警的弦高一面冒充郑国使者犒劳秦军,一面秘密遣人到郑国送信。孟明视以为郑国对此早有防备,于是决定率军回国。晋国派大将先轸率军秘密赶至崤山,并联络当地姜戎埋伏于隘道两侧。秦军在回师途中遭到晋军和姜戎的夹击,身陷隘道,既不能进也不能退,最后全部被歼灭,三位大将被俘。第二年秦穆公亲率大军渡河焚舟要与晋军决战,晋军采取了避而不战的策略。秦穆公到了崤之战的战场,祭奠阵亡的将士,然后回师。
  管仲改革
  春秋初年,齐国虽然号称大国,但由于齐襄公残暴肆虐,荒淫无度,政治上已处于十分腐败的境地。齐襄公晚年时,朝廷政治更加腐化,以致激起众怒,被大臣所杀。一时间,齐国内乱,朝中大臣分缁两派,一派要拥立公子纠为王,而另一派则要拥立公子小白为王,而当时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都不在朝中。于是,两派都想方设法以最快速度迎接各自拥护的公子回朝为王。管仲追随公子纠,他为了阻止公子小白回国,在途中设下埋伏,欲用箭射杀公子小白,但公子小白假装中箭,骗过了管仲,迅速回国继承了王位,称齐桓公。齐桓公为振兴齐国,唯才是举。好友鲍叔牙深知管仲有经世治国之志,于是在齐桓公面前大力推荐,齐桓公求贤若渴,不计前嫌,任用管仲为相。管仲对齐桓公的知遇之恩万分感激,尽心尽力辅佐齐桓公,进行了一系列改革。
  他先是集中精力发展经济。他说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,认为只有物质生活改善了,才谈得上“礼节”和“荣辱”。他首先打破了“井田制”的限制,主张废除“公田制”,分田到户,并按照土地好坏、面积大小征收不同等级的实物税,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;他还主张利用濒海的优越条件,发展渔盐贸易,设置盐官、铁官积极引导商业和手工业发展;另外,他还设立“轻重九府”,根据年成的丰歉,收售谷物,既可平抑粮价,又可增加国家收入,达到通货积财的目的。这些措施的施行,为齐国后来称霸诸侯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。
  此外,管仲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军事改革。他大胆实行“叁其国而伍其鄙”,将血缘宗族的“国”划为二十一乡,分为工乡、商乡和士乡(士、农合一),又规划士农工商“四民”的住处,不许任意杂处和迁徙,从而加强了统治力量;他还推行寓兵于农、兵农合一的军事制度,平时生产,战时从军,增加了兵源,增强了军事力量;同时,针对齐国军备不足的问题,管仲采取了用兵器或铜铁赎罪的政策,以扩充军备。
  管仲实行的一系列重大改革,使齐国在政治、经济和军事上都有了极大的发展,使齐国日益强盛,迅速具备了称霸的条件。
  鲁国“初税亩”
  公元前594年,鲁国正式废除了过去按井田征收赋税的制度,改行“初税亩”,就是不分公田、私田,凡土地占有者均须按亩交纳土地税。对井田之外的私田征税,就说明已经承认了私田的合法性,这是农业税制的一次重要变革。
  礼崩乐坏
  春秋时期,随着宗族政治的日趋解体,传统的礼乐制度也难以继续维持。出现了“礼崩乐坏”的局面。在各国的政治斗争中,经常会发生以下犯上的夺权事件,不遵循旧有礼制的现象也会时常出现。一些从诸侯手中夺取了政权的卿大夫,不仅僭用诸侯之礼,甚至也僭用天子的礼制。有鉴于此,孔子继周公之后再次加工和改造了礼乐制度,努力要将社会重新纳入礼乐的规范,但是他的理想并没有实现。到了战国时期,社会变革的加速使传统的礼乐制度被彻底破坏。各国纷纷进行变法运动,法律制度普遍建立,从而将礼乐的地位取而代之,成为维护新的政治秩序的工具。此时残存的礼乐,已经流于形式,名存实亡了。
  郑庄公平叛
  春秋时期,有著名的“五霸”,其实在“五霸”之前,就有郑庄公称霸于诸侯。郑庄公名叫寤生。虽然他是一国之主,但他的母亲武姜却不喜欢他,时时偏护他的弟弟共叔段,总想把小儿子推上王位。
  郑庄公封给弟弟共叔段一个叫“制”的地方,武姜并不满足这个封赏,要他给弟弟改封一个叫“京”的地方,郑庄公没有拒绝,欣然同意了。于是人们称共叔段为“京城大叔”。
  共叔段依仗着母亲对他的宠爱。认为哥哥拿他没有办法,就不断扩充势力,欲与郑庄公对抗。大臣们见了非常着急,都来劝说郑庄公,让他加以防范,以免羽翼养成,造成后患。郑庄公却说:“看看再说吧。”似乎对共叔段的野心并无限制。
  不久,共叔段便把自己的势力扩充到西部和北部的边境地区,进一步暴露了他反叛的野心。他集结兵力,修治城郭,打造武器,征调士卒和战车。就要偷袭都城了。他还与母亲武姜商量好,里应外合,谋取国君之位。
  对于这些情况,郑庄公似乎并不在意。他依旧按规定的时间去洛邑朝见周天子。共叔段认为郑庄公不在都城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便来袭取都城。他还假借郑庄公的名义,说是来帮助守卫都城的。
  谁知郑庄公在都城附近埋伏了大量的战车和士兵,阻击了来袭都城的共叔段。见阴谋暴露,共叔段便退兵回到京城,不曾想郑庄公已经派兵占领了京城,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,便逃到鄢地去了,郑庄公派兵追到鄢地。共叔段在逃亡的过程中,被迫自杀了。这样,共叔段谋反行为大白于天下,而郑庄公的行为是为了保卫国家的权力。
  其实,共叔段在母亲武姜的纵容支持下,早已有了篡位的意图,对此,郑庄公并不是不知道,但在最初的时候,共叔段并没有暴露他的罪行,同时又有母亲的保护,他只得慢慢忍受,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。后来,共叔段的叛意已露端倪,但并没有足够的证据,如果郑庄公此时采取行动的话,仍会落得个凌母欺弟的不义名声。直到共叔段谋反日期已定,并且正式开始行动了,郑庄公才断然采取行动,一方面开展宣传攻势,另一方面用武力给予镇压,让国人了解共叔段的真面目。结果是,共叔段众叛亲离,兵败自杀,而郑庄公又显得宽宏大度,仁至义尽,这便是郑庄公的高明之处。